那一年,她對生活陷入了迷茫。經營了很久的事業,總是不見起色。有人說:放棄吧,趁著容顏未老,找個能養活自己的人。再在鏡子里看自己時,那張臉只寫了兩個字:動搖。
  一個平常的冬日,像每一個普通得可以忘記的日子,她跟從商的朋友一起散步。沒有開車,回家時擠上了一輛公交車。兩個人站著,散漫地看著窗外的街景。突然,朋友指著路旁一閃而過的餐廳,說:看,就是這家,我一個好朋友開的。那是一家煎餅店,有兩層樓,裝修得舒適清新,在這座城裡很有名氣。
  “那個女人,留給我很深的印象。”朋友打開了話匣子。在冬日昏暗的車廂里,她的一隻手弔在頭上的扶手上,身體搖擺著,聽完這樣一個故事。
  上世紀90年代末,女孩在縣城裡結束了職高的學業,跟著同學到省城打工。做過很多份工作,最困難時被拉到夜總會做服務員。身邊的朋友們,沒過幾天就穿著入時、戴著金項鏈和名牌手錶,行蹤詭異,有時擠著8個人的宿舍,晚上只有她一個人。
  那個時候的她非常寒酸,遭受著姐妹們的白眼,很多人認為她假清高。久而久之,也沒有人再打她的主意,在那個永遠不缺酒、女人和曖昧的地方,她成了一朵“奇葩”。
  這樣的工作做了7年,她依然很窮。宿舍里換了一幫又一幫的姐妹,她那張床卻始終沒換。直到,一個身材健碩、舉止成熟的男人被一幫好友帶進了夜總會,在他還有點緊張、放不開的神情里,她心裡一動,仿佛看到了某種希望。
  沒費多少勁兒就拿到了他的手機號,然後主動約他。三個月後,他們成為男女朋友。又是三個月,她辭了工作,搬出宿舍,無名指上已戴上了亮閃閃的鑽戒。
  結婚後,她用丈夫給的創業基金做起了餐廳。對丈夫的事業,不用猜她也能辨別得出,他並非只有一點錢,他的公司旗下包括各種產業。
  生了個兒子後,本可以安心在家的她卻把心思都用到了餐廳的事業上,一個盤子一個碗都要親自去挑。餐飲是有名的賺快錢的行業,城市裡每天都有流行的食物,但她不管這些,堅持賣煎餅。她的煎餅店沒有開很多分店,儘管每一家都涌滿了人。起初,那是她自己的煎餅店,沒有參與到丈夫的事業中去。多年後,丈夫旗下的公司都不景氣,她的店才轉入丈夫旗下,最緊張的時候,只有這份事業支持著整個公司的運營。
  十幾年過去,這個城市的餐飲業日新月異,每天都有關掉的餐廳和開張的餐廳,每天都有結束夢想的人和開始夢想的人,可她的餐廳還在。在城中心的兩層建築里,漆成綠色的樓體、奶白格子窗,窗下永遠坐著等待一籠煎餅和兩樣捲餅的人。
  朋友說:想不到吧,一個富婆,還開著QQ,她的QQ跑不快,總是一跳一跳的……
  夜來了,在摩天大樓的陰影里,在車水馬龍之間,她依稀看到眼前,一個開著QQ的女人,笑容裡帶著倔強和對自己的認真,走到暮色中去。
  在這條路上,她也仿佛看到了在十字路口左顧右盼的自己,心一下子就清凈起來,也許人生真正的路,就在於守住自己的那一刻。
  聽內心的指引,做認為對的事,也許在別人眼裡這並不是最好的選擇,但為此收穫的認同感,卻大於所有的勝利。  (原標題:成為自己喜歡的樣子)
創作者介紹

poodle

drtppvg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